© 㐧卡斯|Powered by LOFTER
我和我的潮湿角落

一夜未眠 我与松满身酒气 走在异国的大街上 这是宿醉的清晨 

成群的海鸥停留在圣洁的教堂前 迷雾还未褪去

我和松牵手 “你看 我们多像一对正常的情侣”

“是 不过是宿醉 这是我们的面孔 没人知道我们其实几近腐烂。”

同样 也没有人知道昨夜我们被joy divison厮杀 躺在blur的枪下

这是多么浮躁的社会 少有松这样的少年 仍保留一身锐气 

我仿佛有在人群中一眼辨别出来这样青年的本领

我们一见如故 他为我递上一杯mojito 我知道 我们的灵魂已被对方买走

我们在那个夏天 厮混在一起 沉醉在osis的寂静岭 用suede做衣裳 the cure做酒 粉笔线subs做猎枪 他爱他的男孩 我爱我的女孩

八月 我离开了 往后的三个月 他寄来Nirvana的唱片 我寄去自己的照片 我们依旧是彼此的灵魂伴侣

那年冬天 松消失了 我没有去打探他的消息 因为这就是松 他想出现时 亦会出现 我也会一直在这里

可这一次我没有等来他 一个月后 我收到周杨的信息

“松自杀了 大量药剂 他留下纸条说一个月后再通知你 还有大量的唱片和胶卷留给你 对不起卡斯 他大概也无能为力”


昨晚我看见你 就站在楼梯拐角 你还是纯棉衬衫 干净领口

你说:“卡斯 我们都是孤独的人 可我已失望透顶 但你眼里还留有童真”

是的 

可是松 我是多么多么的想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