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㐧卡斯|Powered by LOFTER
我和我的潮湿角落

    丘辛


    丘辛再一次在看到她,是她挣扎后的模样,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一个细节。黑夜中放大的瞳孔,脖子上暧昧的吻痕,头发残缺的一块和背上大颗的圆痣。丘辛开始感到罪恶,开始感到反胃。冲去厕所,干呕,胃被罪恶感填满。

    大概有半个月无法正常进食,任何食物都会令她反胃,面容被大量的烟和酒精摧残,时常陷入思想的呆滞。丘辛开始去外滩的一家酒吧喝酒,穿藏蓝色法兰绒长裙,细的系带高跟鞋,需要用厚重的眼线和鲜艳的口红来遮盖疲惫的面容。

    所以在breed每晚都会看到这样一个女人独自来喝酒,从不与人搭讪,总是喝到烂醉,却也总是一个人回家。


    情欲是火,焚烧身体不留痕迹


    人是否在堕落中会反省自己,亦或是继续腐烂下去。人天生的依赖性和惰性会使毁灭中的人陷入怪圈,并等待有人来拉一把,可惜大多数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在发臭,并指望能拯救别人。可惜被拯救的应该是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