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㐧卡斯|Powered by LOFTER
我和我的潮湿角落

关掉最后一盏灯 四周缓缓暗淡下来
窗外的雨声瓢泼 一切是黑夜般平静
雨声带我沉入大海
有海浪 和麟光
温暖地包裹着我
香气透过窗户 钻进我的头发里
这是混杂着泥土的鲜活气味
如凌晨的街道
有干净的空气和人
鸽子振翅飞过
潮湿 却又明媚

被雨水冲刷的四月
是幻想的季节

我突然想死掉
就这样死掉
死在一片还未抽出新芽的草地里
死在枯萎的田埂上
死在风里 和断掉的歌声一样

可过了今晚
我又不想死

不想死的时候 最想死

人没死的时候 是走在死亡的路上

风吹过南京路时 卷起细沙揉进眼里

那时夏天 道路两旁的法国梧桐枝叶繁茂

树叶接住空气中落下的阳光

记得去看你时 要经过那条深幽的弄堂

老式的自行车 生锈的链条 过高的座椅

吹来的风钻进长裙

鼓起的裙身和挂着汗水的黑发

空气中的潮湿美好 年龄也美好


后来 弄堂变成了高楼

也再没有钻进裙里的风

街道上的人比肩接踵

我却也没有再牵过你的手


今天还是今天

今天的明天仍然是今天

今天会过去

而明天不会到来

我们日复一日

重复

重复的今天和明天

重复的生与死

重复的活着

而我活着的每一天 都是我的最后一天


她说:

刺猬 春天来了


于是我打开窗户找春天 


没有树叶

便没有树荫

于是我赤裸

和阳光撞个满怀


春天

是个裸露的季节


想你的时候呢

闭上眼


这感觉捶着胸口

呼吸着

从每个毛孔灌进身体内

每一个细胞都在说着想你


人类最无力的的感觉 除了孤独之外

便是想念


于是我只好翻过身

将枕头抱得更近些


“去年夏天时常有梦

现在却觉得和这个世界连不上了

我正在老去 似乎大脑机能也在退化

我日复一日的画那一枝花,照那一堵墙

我时常在深夜感到恐慌

寂静如潮水铺上岸边

侵入每一寸细沙般地涌进我的毛孔

这比寒冷的冬风更刺骨”


“何来恐慌

日复一日的那只花正在以每天不同的姿态呈现

投在那堵墙上的剪影也随光影变化

而夜晚 是多么难得的寂静时光

你大可用来沉淀 用来思考

你可知黑夜过去 又是新生的太阳”


永远不变的是被子的一角

被我攥烂的一角

发黑 发皱

潮湿的角落长不出红色的小花

腐烂的眼角流不出蓝色的泪水

你躲在废棺木上的黑布下

再折断蝴蝶翅膀埋进泥土

墓碑上晃荡的双腿

皮肤下停滞的血液

“嘘... 别发声”

你看 地板是黄色的 天空是紫色的

你接的水是蓝色的

镜子里的你是透明的

他说 他是2017最成功的诱导犯

只需要拨动最简单的琴弦就有年轻的姑娘爬上他的床

说罢 他喝了口酒润润嗓子

但其实也没那么简单

你要让落在眼前的那根头发沾上一滴不会掉下的汗水

烟要夹在食指与中指三分之二的位置

吐烟时双眼微眯的程度要刚好

还有消瘦的腿....

年轻的骨肉皮最好

因为你不必担心会伤她们的心

更不必付出感情


话落 他低下头 垂在眼前的头发挂着一滴汗水

是错觉 还是他并不是在故作伤感


“其实这就是意义

台上的我和床上的我都是一个表演者的性质

要知道

别总和敏感的人格作对”

“上辈子大概是我杀掉你 这辈子你来复仇的吧”


“这种轮回 我喜欢”


“那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杀掉你的吗”


“好啊 小恶魔”


“虫子啃掉你的大脑 福尔马林都无法保鲜

 于是我把你泡在水里 直到皮肤浮肿 

 从你后背把你的皮肤剥下 做成一艘船

 替换我们的眼睛 看世界是粉色的

 皮肤上刻下我们的名字 牙齿划过有哀嚎声

 乘船漂流 穿过开满粉色花朵的森林

 每晚都有你的呼吸声

 你的头发会缠绕我 ...

黑夜短暂的狂欢后

我们躺在浓烟弥漫的街灯下

灯光照亮我们油腻的妆容

和堆积眼下的睫毛膏

皮肤上针头游走的痕迹

你破洞的丝袜断根的鞋

过了今晚谁会知道我们和彩色药剂一起

倒在迷幻的枪下

这是我们憧憬的世纪

永远错过的法西斯战争和假装和平的年代

末班车装满新浪潮

我继续躺在涂鸦的墙下

和残存颜料的瓶子一起等待世纪末的最后一艘船

睁开眼的第一幕

也是闭上眼的最后一幕

可以是没有灰尘的天花板

空的酒瓶

还没来得及放进嘴里的药片

你永远不会记得昏倒时在耳边的声音

是迷幻摇滚的暴力鼓点还是舌尖划过耳垂

梦里你或许会到尤伦斯看一次王海洋的新倾向

戴上耳机听铅笔摩擦 看混乱的笔画

你会为了寻求安全

用刀片刻下梅尔卡瓦的对称几何图案

你说纹身机的马达声是能带来安全感的东西

可你不知道熟悉梦魇中的求救才最真切

你妄想吃掉梦境 却拿不出大脑

沉浸在抑郁的防腐剂里 却不如吞下药片闭上眼

等针落在8我就走

等窗外雪没过膝盖

在没有阳光的潮湿角落

和漂浮在海上的鱼 沉如水下的人

一起捡起断裂的鹿角

再写完最后一段话

写的什么

就撕掉什么

四周静夜如海洋

看见的 看不见的

点燃的 又熄灭的

是灯火 是花朵

是明灭的窗

是杯里的光

虚而不假

是坠入深渊的奋不顾身

是万箭穿心的心甘情愿

- 查看更多 -